十十早

大残。

【七剑十二时辰】八百太太相邀,除夕请您吃粮!

我们虹七!是热圈!!!

江湖夜雨十年灯CP:

这是一个正经的虹猫蓝兔系列的24h发粮活动!在除夕前一天21:00-除夕当日20:00,53位太太将依次发粮,让粮陪你过年!




【这是一个宣传视频】


BGM:春节序曲


剪辑:灰喜鹊


画那只超可爱的粮袋子的画手:米希




慷慨发粮的太太有:


【图】 @画画的一颗蛋 


【图】 @霁辰君 


【文】 @刀贩子 


【图】 @鱼骨不复习英语不是人 


【图】 @斑斑拌饭 


【文】 @近江彼方 


【剪辑】 @易水 


【文】 @藏七 


【图】 @MEEC_ 


【图】 @土味串串猴 


【文】 @霜家大帅 


【图】 @萌荫面瘫 


【图】 @你们倒是猜啊 


【文】 @风雪塞北 


【图】 @花仪家的木木 


【文】 @阿谧谧谧谧 


【图文】 @儀衡 


【文】 @何怀故都 


【图】 @朝木川 


【文】 @白龙清虹 


【图】 @Soul魂羽 


【图】 @溺亡蓝洞 


【图】 @raiki求安 


【文】 @文心懒得雕龙 


【图】 @梅原洗衣液 


【文】 @长风谢知月 


【图】 @♡ 


【图】 @晓书不是小叔 


【图】 @掌状七裂叶 


【文】 @一条叫阿幸的咸鱼 


【图】 @飛絮 


【文】 @年年念。 


【剪辑】 @灰喜鹊 


【文】 @聚华 


【翻填】 @一木一由 


【图】 @饼哥儿爱煎饼 


【文】 @Shadow 


【图】 @高子捷 


【图】 @sleepycarp 


【文】 @Haibara雅歆 


【图】 @念语无心说 


【图】 @画画的袖袖 


【翻奏】 @饼饼piepie 


【图】 @狗粮味的咸鱼 


【图】 @费云往 


【文】 @小呀么小夏辰 


【图】 @硝子 


【翻填】 @天堂白 (词作);策划 @灰喜鹊 代发粮


【图】 @天冷加秋裤 


【图】 @闪亮亮的SIREN 


【图】 @士多皮 


【文】 @蓝蓝蓝蓝儿 


【翻填】 @璃霜TIAOSU 




*一个预警:每个角色/CP都有过年的权利,活动限定范围为整个虹系,请自行屏蔽不吃的CP的tag以防雷;产粮不易,尊重老农,请勿因个人cp、角色喜恶攻击作者或活动,以防招来恶鹊






我日了狗叠,还我起子记忆来😭

【策瑜】桃花谣

虽然知道没人看但还是怒吼一句:我搞出来了!

没错这是专门放策瑜的小号!!


执色之(莫老师今天更新了吗):



清水旁人视角第一人称叙述流!


就喜欢淡虐淡虐(啥






滚滚红尘,滚滚红尘啊……






---------------------------------




我是个地道的江南姑娘,家在庐江舒县,不宽不窄的河边一座不大不小的宅院,院墙边上一片桃林。


桃花盛放成连片的绚烂云霞的时候,我们都知道天气暖和了,悠扬的桃花谣小调就在空中飞了起来:“舒县水啊桃花摇,桃花落时春衫薄……”


也只有哼桃花谣这时候,江南各大士族才会仙人下凡般成群出门,几人抬的大轿列成长龙,气派的很。


众多钟鸣鼎食之家中,我唯一认得的就是周家。周家宅邸同我家隔了道浅河,这显赫世家的族人们大概做梦也想不到他们被一个商贾家的小女孩自作自张当作了亲密的邻居,乃至于纠集了一干整日疯玩胡闹的孩子爬树妄图一睹大宅之风。


周家虽是官家,宅邸却颇有江南文人雅情。乌瓦粉垣,木门青锁,院中一道翠竹掩映的甬路通向主宅,旁有芝兰齐芳。


再多就看不清了,那些男孩子个头还矮,爬不了更高的树。


再者便是,我认得周家公子。十来岁的半大孩子,青竹似的清俊挺拔,眼睛带笑,像块暖玉。他从不坐轿,周夫人掀轿帘儿赏花时就骑马静立一旁,单是那么一站,已经有了些翩翩佳公子的味道。


那时候我们是一帮十岁不到的小野崽子,舒县虽是水乡到底还是乡间,他是我们见到的,第一个好看到惊为天人的人。


浅河的水没日没夜的淌,我们女孩子躲在树林子后头挤眉弄眼,窃笑着偷看捧一卷书立在门口被染了一身波光粼粼的周家公子,在心里添个将来要嫁给他的念头——直到他身边出现了一个年纪相仿的少年。


一样好看的惊为天人,但眉宇要更英气些,笑起来张扬又灿烂,一身停不下来的劲儿。男孩子玩打水漂,他也抄起石子挥臂扔去,一连八个,博得满堂彩,直接晋升成孩子们的老大。


周家公子站在他身后笑。


那是我们认识孙家哥哥的第一天,也是我们的称呼从周家公子变成周家哥哥的第一天。


孙家哥哥什么都会玩。江南孩子老套的游戏,总给他翻出花来——女孩子拿柳绳编花冠费时费力,孙家哥哥一根柳条就能立刻编出无数种花鸟鱼虫。有时候柳条多了,他叶子一撸把枝编在一起就是一根结结实实的鞭子。


随后他“啪”一声抖手将鞭子甩向周家哥哥。


周家哥哥面色不变,习以为常的灵巧扭身躲过那打旋的鞭稍,劈手就朝鞭子中间抓去。


孙家哥哥神色飞扬,打一声长哨从柳树下弹起,就这么和周家哥哥缠斗了几个回合。两人一道扯住鞭子正中,鼻尖对鼻尖,孙家哥哥嘴角一翘,勾住周家哥哥的脖子拉到怀里——一起放声大笑起来。


孙家哥哥像一颗不安分的石头,激起周家哥哥这如镜平湖千层浪。


周家哥哥善琴,我们常撒泼打滚央他弹琴,他就把桃花谣编成谱子弹出来,嘴里轻哼着温柔的小调。


孙家哥哥听得有趣,在旁边一挑眉:“什么曲子?公瑾你教教我呗?”


“得了,你那破锣嗓子……”


孙家哥哥的声音在我们耳朵里好听极了。我们嫌周家哥哥要求高,扯着他的宽袖撒娇:“就教几句嘛!”


周家哥哥痛心疾首的看了我们一眼,清清嗓子领了一句:“舒县水啊桃花摇……”


“舒县水啊桃花摇……”孙家哥哥一脸严肃的跟着唱,声音真好听,可就是离调子八丈远。


我们登时反悔,捂着耳朵跳着脚叫他闭嘴。孙家哥哥坏笑一声,扭头又缠了起来:“公瑾,你再唱几次,再来几次我就会了。没有!我没给你下套……”


顺道一提,孙家还有个和我们差不多大的小子,是个整天捧着书卷读读读读读的书呆子——其实也不尽然,他是想来玩不好意思开口,别扭的要命。


还有两个走路还摇摇晃晃的小家伙,我们喜欢逗他们玩,他们跑起来像两只球滚来滚去。


日子一天一天过,我抽芽似的长高,用孙家哥哥的话来说:“已经有些大姑娘的模子了”。


成了“大姑娘”,我再看孙周两个哥哥的言行举止,便咂摸出了些别样的意味。


他们时不时的牵手与拥抱,动作既是冲动又是克制,好像不克制便要把对方揉进骨头里;他们的目光,平日是闪动却平静的深潭,但凡里头装了对方,就掀起滔天的浪来。


我们这些女孩子在日渐的长大中也学会了掩饰——只是面红耳赤,绝不开口捅破这层窗户纸。


因为我们也看着他们越长越高,孙家哥哥按剑周家哥哥抚琴,一抬眼都是蓬勃的意气,两双眼睛都盯在遥远的天边——


同我们越来越远。


是我们一旦点破,就够不着的远。






果然,没过多久,孙家哥哥身背长枪跨骏马,随着他爹爹出征去了。周家哥哥也不再同我们闹在一起,带着温温柔柔的笑,在他家的大书房一张张写着些什么,落笔竟似有铁戈交鸣的杀伐之气。


我们这群孩子也渐渐走了一个又一个——男孩子去跟着学置办家业田产或随着干活,女孩子躲进深闺手中女红不停,我似乎成了那个留在过去里不愿走的幼稚鬼。


再过了几个月,雪片细密的落下来,城外一声尖锐撕裂的长哨,同雪一样的一队素缟进了城。


打头的那个少年——男人,眉目的英气下压着从未有过的深沉,瘦的脱了相,一双眼睛如死水却坚定的异乎寻常。


也是一身素的公子站在大宅前,眸色深深,紧盯着眼前的人。


“孙策。”他一字一顿。


孙家哥哥抬起头,脸上一瞬恍惚,随后轻轻的翘了下嘴角:“嗯。”


那真的是比哭还难看。我从人群后头挤过去,喊道:“孙哥哥!你……”


孙家哥哥诧异的看了我一眼,伸出手揉乱我的头发,笑道:“小丫头还在这混呢,凑什么热闹,回家去吧,死人可不好看。”


随后拂袖而去。周家哥哥回头冲我无奈又温柔的一笑,挥手叫我去吧,也随着他走了。


那一瞬间人潮又重新涌到我前面,将他们的背影阻隔的严严实实,我心里有什么一直努力忘掉的东西被近乎残忍的挖掘出来——我已经不再同他们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我的童年,也在猝不及防间溜的没了影。


没料到这便是我同孙家哥哥的最后一次相见了。


往后的日子我也终于真正长成了大姑娘,跟着爹爹学做生意的法子。我是家中独女,男子当家的陈规在我家行不通。打小我便不同其他姑娘——要学读书写字,要学记账,要天天练拨算盘,一遍一遍,乏味的要命。我就耍小聪明,算盘随便摆弄摆弄,功课……冲周家哥哥撒撒娇,也就是他半个时辰不到的事。


直到这天,爹爹在外行商时被战火波及,尸骸都无处可寻。娘一夜苍老了十岁,家里挂上满堂白幡,同不远处的周府为孙家爹爹而挂的遥遥相对。


我终于也不得已退出了过去,端起从前碰都不愿碰的算盘,挺起身子,支住这个摇摇欲坠的家。






一年一年翻过,到了我二十这年,桃花开开落落,似乎没人再有心思去赏了。我遇上了一个温和老实的书生,与他相恋,结为连理,共同经营着日渐红火起来的生意。


外边战火纷飞,庐江这块儿姓了孙,我不由想起了小时候那孙家哥哥——他这个年纪,大约也成家立业了吧。


这么想着又记挂起家里,我赶集市回来步履匆匆,在过我家门口那条河的桥上望见一个白衣的挺拔影子,他披散着头发,转头朝我这看来——那双往日清亮亮的眼睛盛满了疲惫。


我愣了半天,快把手中篮子捏断了:“周……周哥哥?”


他一顿,眼睛很慢很慢的弯起来,里面蓄起一层虚浮的笑意,好像风一吹就要散了。


随后他转头蹲下身,静静望着波光粼粼的水面。


我没过脑子脱口而出:“孙哥哥……”


“嘘。”他打断了我,伸出修长的手指从水上拈起一片桃花,“呼”一吹,桃花飘飘悠悠转了几个圈,卷着一阵香风飞向远方。


他指着那桃花飞走的方向,声音又轻又哑:“他走了。跟着那桃花……飞走了。”


我怔住了,忽然有彻骨的寒意从脚底涌上脑勺,一股热流窜到眼角,逼出滚烫的泪水。


白色的单薄身影在我眼前模糊成了一个缩小的白点,让我一直到几个人喊着“周大人”来把他拉走,都没法子挪动一步。


我只听到周家哥哥依稀的轻柔桃花谣小调:“舒县水啊桃花摇,桃花落时春衫薄,策马踏花,烽烟若消……”


英气的眉眼张扬的笑容柳条编织的花鸟鱼虫跑调的歌声……也就像爹爹一样,悄无声息的淡出了这个乱世。






浅河的水还在日夜不息的淌,淌着淌着,我家的几个小团子就长成了当年我爬树看周宅那么大,整天在外面疯玩,捡回来什么打仗扔下的断枪箭头,惹我一阵心惊肉跳,斥他们不许再乱跑。


一年多以前中原大军压境,一时间好似阴云不散人心惶惶,而后那“百万大军”被我们的周都督一把火烧回了许都,百姓欢腾,我的心却一点一点落了下去。


周家哥哥……周大都督,他的心是不是随着那片桃花,盘旋在东吴江山上永不停息呢?


我放下手中的活,抬眼看了看日头,准备出去找家里几个到处乱跑的孩子。出门过桥没过几里,却听得响彻云霄的哀乐,一队素缟的长龙从远远的城门走来——像当年的孙家哥哥一样。


我的心凭空一跳,找到自家孩子拉到一边,眼睛便粘在了打头的那个人身上。


那分明是当初捧着书卷别扭的小崽子——已然是众星捧月的君主。


他身后、那口大棺……


我那些自以为早已熬干的记忆又一层一层翻涌上来,他身后那口大棺好像压上我的胸腔,一时难以呼吸。


悠扬婉转的琴音忽然又飘荡起来,连着两个少年轻声的小调,这些温柔的岁月被一点一点的蚕食,再被永远封存。


“娘,你怎么哭了……”孩子拉了拉我的衣袖。我错愕一瞬,抬手抹去满眼的泪,咬紧牙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我不忍看下去了。






后来,后来啊……我们这块小地方姓了曹姓了孙又姓了曹,战火纷纷扬扬永不熄灭,一代又一代人远去,我眼睁睁看着岁月在身上刻下疤痕,撑起佝偻的身子,在病榻边控制不住汹涌的回忆。


我已经活了够久啦,孩子们已经半白了头发,儿孙挤满我的膝头,可战火还是没有停,那样的两个少年也再也没有出现。


我能感觉到身体里的火焰只剩豆大,疲惫涌了上来——在外面传来亡国消息的那一瞬,我控制不住的闭上了眼睛。


一片黑暗中慢慢浮现出两个舒朗的笑容,我恍惚听到轻柔的桃花谣小调,一点一点淙淙跳出来:


舒县水啊桃花摇,桃花落时春衫薄。策马踏花,烽烟若消——


从此并辔青山看不老。

又到了列数坑的时间了。

来来来让我们看看,我策瑜还有俩脑洞《一世》进展一半,翻译过来就是甜完了准备发刀子了

《Copy》剧情想好了,动笔不知猴年马月

还有疾流的《三次心动》我下还没写(抱头蹲

那么问题来了,按照我这每天十点多回宿舍洗漱然后熄灯上床捧起手机手贱刷刷lo和b站才码字码个十几分钟的尿性,什么时候才能更新呢。

“你在大雾里得意忘形”

我,南京人,在大雾霾里咳嗽不停

我要回家

关于同人创作的吐槽

🐎,抱歉……

易笙君℃:

……很抱歉一直都在乱用,以为都是一个意思。马住作为警示。


土拨鼠与挖掘机:



咦我居然打了这么严肃的标题【并没有




其实是看别处有提到同人创作的态度所以想到了一些基本概念的问题……唉其实每次看到有人搞混我也是挺捉急的,不过还是关起门自己吐吐槽算惹_(:з」∠)_




1、AU,架空和PARO




AU和架空!不一样!




AU和PARO!也不一样!




架空和PARO!也!不一样!




AU,全名Alternative Universe,顾名思义就是平行世界。




平行世界的意思就是,只要是和原作的设定不一样的创作,就是AU。




换句话说,不管是在原作的某一个时间点开始创作与原作后续发展不同的故事,或者完全的架空,都是属于AU的。




拿最近看的钻A举个栗子,如果有一篇文,设定为容纯没有去青道,其他人还是在青道安定打棒球,那么这是一篇AU同人。




如果另一篇文,前面沿袭原作设定,然后中途将夏季决赛的结果改为赢了稻实进军甲子园,那么这也是一篇AU同人。




如果还有一篇文,全员都没有打棒球而是改去打篮球(……)了,这也还是一篇AU同人。




因为它们都与原作设定相左。




所以总的来说,同人创作除了严格的原作向同人之外就是AU同人。




PS:百度百科的介绍认为Predictive fiction(预测同人)也属于AU的一种,不过我倒不这么觉得,因为原作没有完结的情况下根据原作设定对后续剧情进行猜测和自行创作,应该是属于原作向的一种,不过这也是我的个人观点……








架空就简单了,原创意味上的架空是指设定有别于现实世界或者实际实事,同人意味上的架空自然就指的是区别于原作设定的创作。




不过比起AU基本上包揽了所有原作向同人以外的类别,架空同人往往仅指完全脱离原作背景和环境设定的那种。只要主要角色还在原来的环境设定中,一般都不会被归到架空里面。




还是举钻A的栗子,上面那篇全员去打篮球()的,就是一篇打篮球设定的架空同人。而前面的两篇因为还是处于原作世界观下,所以并不会被称为架空。








PARO,啊……说到这个就要从同人志的源头谈起……




咳好吧,PARO这个词来源是parody,原本的意思是指比较接近恶搞性质的模仿行为。应用于同人圈的时候则是aniparo和gameparo这两个词,它们指的是动漫改编同人志和游戏改编同人志。




……但是说这个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就像同人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同人的意思了一样,paro也不是当年的paro了!【x




由于原意是指模仿和改编,所以PARO一般而言是指借用一部作品已有的世界观设定来进行同人创作。对,重点是借用已有的世界观




所以像每个圈子都会有的哈利波特PARO,或者很多圈子都会有的狂野情人PARO,或者有的圈子会有的魔戒PARO,这些都是将某个作品的世界观借过来,然后将另一篇作品的角色和人物关系放进去进行同人创作。




而很多作者让我很头疼的是,她们会简单粗暴地标上“警匪PARO”“佣兵PARO”“古代PARO”“现代PARO”……不不不请你们换成警匪架空古代架空现代架空好吗,那完全就只是朴素的架空啊_(:з」∠)_




不过反正这也只是我个人看法……








2、原作者就是叼




欧美作品相关的slash小说,在创作的时候作者往往会在文前发表一个很重要的弃权声明:这些角色不属于我。




而对于原作向同人的作者来说,不仅角色,还有他们的人际关系,生活环境,一切世界观设定,都不属于作者。




他们属于原作者。




所以说,不管你觉得原作有多少槽点,作者的设定有多么不科学,剧情的发展有多么生硬,都没有权力去改变它。




对,你可以在同人里写出自己的想法,改变剧情的走向人物的命运甚至他们本身的性格。但是在做这一切的同时也要认识到一件事:你从来都没有权力这么做。




这里要插播一点就是我从来都认为同人作者写出任何东西都是个人自由,这个任何东西里可以包括架空包括crossover,甚至包括NC17,包括OOC,包括ABO或者BDSM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只要是关起门来自己写。




放出来了就不能怕被人骂嘛。




有句话将同人创作称为“戴着镣铐跳舞”。大家又不是傻子不知道戴镣铐很累很麻烦,但是创作同人本身就是捡了人家现成设定的便宜,吃了人家给的饭你还嫌弃人饭不好吃那是你的自由,但是当场说出来被人泼一脸汤也是难免的不是?




所以——着重说OOC,我一向觉得哪怕同人作者跟原作者是灵魂之友也不可避免会出现OOC的情况,只是根据对原作剧情的把握大家各自程度不同而已,所以最重要的是对原作的态度。只要尊重原作用心去揣摩起码五成以上的精神能领会得到吧?就算实在领会不到但是心意到了也无所谓,大不了我不看就是了()。但是用着人家原作者创作出来的角色和设定然后反过来嫌弃原作……我就不说某些个圈的某些粉了,端起筷子吃饭放下筷子骂娘,这分明是素质问题吧。




也别说原作者本身怎样怎样,人家就算是一拍大腿临时想出来了个角色然后随便糊弄糊弄把他的剧情写完了,那也是人家的自由,原作者就是叼不要不服,有本事你自己去原创故事,要么就老老实实听原作的。








3、关于HE和BE




反正我是剧情合理派。




只要合理就是好E,结局强行喂SHI的原作哪怕大家一起手拉手HE我也不会接受的。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我,真,的,卡,文

今日女鬼泪洒大西洋

包子研究所:

ヾ(゚∀゚ゞ)拉响心空警报

【包子研究所】特供★神仙太太神仙#巍澜#同人作品打包放送


各位镇魂女孩快来给我一起嗑,按头嗑不准起来!

我心里最初的那个江湖,永远都是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唱一声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先生千古。

铁屋子建了毁了建了毁了建了

毁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