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十早

我想要喝一杯温吞的柠檬水。

常年失踪的垃圾文手,更新随缘,更哪个cp也随缘。
产的疾流多,冷圈热爱者。
原耽(除mxtc)/三国(主策瑜)/cv(国配,二舅妈,天老师)/鼠猫/超足/虹七/漫威(荷兰我爱你)以及各种奇奇怪怪的冷圈

今日女鬼泪洒大西洋

包子研究所:

ヾ(゚∀゚ゞ)拉响心空警报

【包子研究所】特供★神仙太太神仙#巍澜#同人作品打包放送


各位镇魂女孩快来给我一起嗑,按头嗑不准起来!

我心里最初的那个江湖,永远都是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唱一声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先生千古。

铁屋子建了毁了建了毁了建了

毁不得了

垂死病中惊坐起,今天好像是除夕

过!!!年!!!!啦!!!!!

【策瑜】定情

  是史向小甜饼!




  灵感来源是易中天老师说过有一场战役是公瑾用命换来的?我也记不太清了,然后就疯狂yy战损痴汉傻笑嘿嘿嘿




  我觉得少年时在一起固然美好,却没有在烽烟磨砺后定情来的水到渠成。




  尤其是险些阴阳两隔之后。




  ---------------------------------




  他在等一个答案——与我驰骋四海,逐鹿天下之人;待终有一日世道清平,与我有幸得共归隐江东,温存一世之人,可否是你?




  






  


  周瑜失去联系的第五日,孙策焦躁的情绪升至一个极点。帅帐中死气沉沉,平日里笑的阳光灿烂的少年主帅双手支起额头,碎发垂下来遮住前额,看不清表情。




  静列两侧的将领们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敢开口劝解一句,怕被正盛的急躁炸个狗血淋头。




  “报——”探马一声长喝撕破了阴沉沉的死寂,孙策猛然抬头,眼里布着零星血丝。




  “周将军……!大捷归来——”




  帐内将领同时松了一口气,心道小周将军当真将才。




  “——身受重伤……”




  众人还来不及反应,眼前一花,就见他们的孙将军一道旋风般刮出了帅帐,直向营门去了。




  周瑜被人搀扶进来时已经恍惚了,以至于一开始竟没认出那急冲冲跑来的人是他家主帅,等对方走到近前才迷迷糊糊记起要行礼,还没弯下身子就被紧紧锢进怀中。




  周瑜被炽烈的温度烫了个激灵,总算清醒了,意识到自己在谁怀里时紧绷的脊背终于松了下来,一节炸一节的痛楚也叫嚣着卷遍全身。




  孙策把他抱的更紧。他倒吸一口凉气:“嘶……疼……”




  孙策一愣,又急忙忙松开了周瑜,边嚷嚷着“军医”边手忙脚乱的把他背起来。周瑜昏沉沉的趴在他背上,心安极了,就这么轻轻闭上眼睛,毫无顾忌的睡着了。




  


 




  再醒来时周身已经被白布裹了个严实。周瑜不适应的眯起眼,在一片白光中看见孙策灼灼的目光。




  他被扶着坐起来,轻轻呻吟一声,转过头对上孙策的目光笑了:“你这么看我做什么?”




  孙策看着那双好像盛着当年舒城桃花春水的眼睛,心头一片惨然。




  这烽火不断的乱世啊,有那么多肉眼难辨的兵器冷光藏在浓厚的硝烟之后。兴许某一日,他们还来不及拉住彼此的手,就被残忍的造化搅成了阴阳两隔。




  孙策骨子里彻底的洒脱叫他不顾念生死,但绝不准许在死后仍留下未吐的衷言和绵长的遗恨。




  公瑾啊。




  他伸出手,擦过周瑜的鬓角轻托住后颈,闭上眼,生涩又深情的吻了上去。




  周瑜瞳孔一缩。




  在这片刻的静默中,孙策的心脏疯狂的在胸口横冲直撞,比之当日初随父征战,比之头次立在帅营中统领全军来得更为猛烈。




  他在等一个答案——与我驰骋四海,逐鹿天下之人;待终有一日世道清平,与我有幸得共归隐江东,温存一世之人,可否是你?




  直到周瑜伸出双臂环住他,回应了这个深吻。




  两人吐息交错缠绵,再分开时都已是气喘吁吁。孙策轻轻捉住周瑜的手腕,眸子中溢出狂喜:“公瑾,你……”




  周瑜微微笑着看着他,漂亮的眼睛眨了两下,伸手推了推他:“快去议事!你把普叔他们都晾在帅帐?”




  孙策箭一般弹起来,想笑又怕在周瑜眼中看起来太傻,跌跌撞撞跑了几步,又回头看了周瑜一眼,见那人含笑抬手隔空屈指弹了一下他,才带着满心甜蜜跑了出去。




  他靠在军帐一侧,愣了半天,单手掩住嘴终于吃吃笑出声,觉得天也蓝云也白,满世界的欢喜都沉甸甸装满了心,快要溢出来了。




  周瑜倚着枕,微微仰起头,也终于没忍住嘴角翘起一个大大的弧度,伤口似乎也不怎么疼了。




  过个三日,又能同伯符并肩作战了吧。




  他弯起眼睛,喜滋滋的想道。

险些阴阳两隔的爱人,此之后拥抱对方的力气该和拥抱生命时相同吧。

云姻的圆滑来的不是没有道理,一是她打小就玲珑心思,惯会察言观色;二是她摊上了个倒霉竹马。

田路是个不开化的榆木疙瘩,小时候就又直又倔谁招惹了他火炮就往谁身上打,大了倒是内敛不少,却干干脆脆化成一块儿冰,但凡惹他厌烦之人,绝不搭理,兀自杵在那儿能寂静两三个时辰。

可小时候无妨,如今的田路是“云崖双骄”之一,天底下多少双眼睛在看着他的响动等着他的笑话,他再想做一块天山上孤高的冰坨子,也会有永不止息的烈火对着他灼烧,偏就欺负他心气高懒得计较,便更加肆无忌惮。

云姻就去挡。

她用一身的心眼儿把所有俗世纷扰都挡在外面,留田路在内快活自得,


其实100fo的时候想来个百粉点文的,但我仔细想想且不论我这100fo里有不少亲友和三次同学,水分太大,还有不少以前因为开封恋与楚留香粮关注我的(……),超级对不起他们!!

于是我就作罢了orz

(其实就是懒

【疾流】三次心动(上)

我终于写了梦寐以求的电竞pa!

是小甜饼,食用愉快w





据说爱的前提条件是三次心动。


-------------------------------------------------




构成一见钟情这个特定动词的因素有很多:阳光,或者灯光;热烈的场面,激动人心的事件;以及那个对象身上在那一刻迸发出的一切美好。


就像流星第一次的心动,他坐在观众席上,手中的矿泉水瓶几乎被捏的变形,看着那个在刚刚神出鬼没潜行接着突然暴起,斩获了敌方队长最后一颗人头而替队伍拿下冠军的红棕发少年被队友簇拥着站起,漂亮的眼睛带着惺忪笑意,溅满星子般闪闪发亮。


真的好看,眼睛,鼻子,嘴巴,脖颈的弧度,袖管中露出的半截白皙手腕,笑起来那一丝散漫的慵懒,和队友一起举起奖杯的样子简直光芒万丈。


那一瞬间好像钠块被丢进水里迸出火星的奇妙化学反应,周围一切都奔驰而去,天地间独留那团火星摇摇晃晃,追着一个人的身影去了。


山崩地裂了。


流星缓缓,缓缓的放下矿泉水瓶,双手抓住头发。






“嗯?那是咱们学长吧,叫疾电,校电竞队骨干。”潜龙眉毛一挑,勾住流星的脖子,嘻嘻笑了:“哎哎哎,你什么情况?终于想通了要和我一起去电竞队啦?我早就说你有天赋……”


流星指尖还在抖,闻言心猛一跳,默默看了潜龙一眼,一把把饭卡塞他手上:“自恋是病,得治。谁是跟你去的?帮我带个饭!”


说完佯装潇洒的一转身,跑的颠三倒四。


潜龙:“……”


什么玩意儿?什么情况?






入队后开始了无休无止的队内循环赛,新入队的小年轻兴致高,打得手热,1v1发展成3v3再到5v5不断掀起高潮。流星本来是个挺不争的性子,也硬生生被激出了滔天斗志。


他确实有天赋,手速如飞,又灵活机敏,擅长突然窜出然后虐杀众人,和潜龙的正面刚无敌一道成了新人间的神话。


这天又被潜龙拖去打联机。流星一入战局就专注的不似常人,心无旁骛手指翻飞,一下开出一个对手无法挽回的顺风局。


他躲在废墟地图旁的断壁残垣后,瞄着对手不断变换的位置,在一个自己认为对方无法反抗的角度闪电般扑了出去——


被一剑架了回来。


流星一怔,连忙调整打法,改换轻灵的走位想拉开一定距离,却被对方接连几段突刺死死缠住动弹不得,缠斗几招后终于察觉了不对。


竟然找不出破绽。


打法也老辣非常,明显身经百战。


他这才感觉出对面已经换了人,心里却毫不惧怕,甚至有些跃跃欲试,立刻抬手抓住鼠标,向左一转——


视角相对,正面迎击。


这是一场恶战,以至于身旁原本被杀的片甲不留哀鸿遍野的新人们渐渐安静下来,不约而同的聚集过来围成一团。


流星情知自己打不过,于是不住点闪走位力求挺过密雨般的进攻,为的是心里憋着的那一口不信找不出对方破绽的气。


终于在只剩丝血的一个转身逮住了一个令对方进退不得的难受空隙,他长按鼠标,酝酿一个大招,一矛刺了出去——


他听到对面传来低低一声笑:“好。”


到了!流星心里一喜,抬手要上二段,面前原本切切实实的角色却突然化作一片虚影消散,身后一片闪光,被对方用大招收割了最后一丝血。


流星怔愣了半秒,虚脱的向后靠在了转椅上。


他后知后觉的意识到那声“好”似乎有些熟悉,抬头就对上了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睛。


“打得真挺好,我关门弟子就决定是你了。”疾电一身红黑色队服,缓慢又潇洒的站起来,冲流星狡黠的挤挤眼睛。


流星还躺在转椅上,脑子浆糊一样搅成一团,一大堆想说的话在舌头上打了个结,出不来下不去,把白嫩的脸涨成了通红。


“行了你别逗人家了,关什么门弟子。”队长核能在后面出了声。他朝流星笑笑:“很有潜力,手速快,有思考意识,就是少了经验和指导。后面选新正式队员,好好准备啊!”


流星脑子分成两块,一块被突如其来的机遇砸的热血沸腾,一半还在无法控制的向那个红棕发的高挑身影肆意奔去。


疾电不知什么时候晃到了他身后,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露出一个一如既往的散漫又一如既往的好看的笑:“我在正式训练室等你,难得让我感受到威胁的新人。”


“你打掉了我小半管血。”


战意的热血绕着如擂鼓的心脏盘旋,流星咽了口唾沫,轻声又坚定的应了声:“嗯。”


这是他的第二次心动。


儿子女儿整了容不要太好看